法務專欄

江平:民法典草案的四點創新之處

2019年02月25日  轉摘自:微信公眾號“中國法律評論”

    江平先生認為民法典草案在創新性方面有了長足的進步,指出其四點創新之處:第一是人格權編的寫入;第二是土地經營權的規定;第三是居住權的確定;第四是在合伙合同、擔保制度方面有新的創建。表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第一個創新是人格權編
    人格權編納入民法典的編纂是一項很有意義的創舉。目前,法院、檢察院等實務界和其他政府部門對于人格權編寫入民法典沒有太大的爭議了。在法學學術界,民法之外其他的學科似乎對于人格權編入民法典也沒有太大的爭議了,現在的爭議恰恰存在于我們民法界內部。我們要避免人格權編入典成為民法學界內部的意氣之爭。
    人格權編寫進民法典,實際上是一個時代的潮流。我們應該看到,19世紀、20世紀的民法典,如法國民法典、德國民法典、日本民法典都是以財產權作為調整對象。
    今天到了21世紀,人格權的問題凸顯出來了,所以在這個意義上來說,人格權編進入民法典,是時代潮流的需求,也是時代潮流發展到21世紀所必然面臨的問題。不管西方國家是怎樣規定、在哪里規定,這部分都是避免不了的。
    我們既然在總則中沒有規定有關人格權的問題,那么勢必要將其單獨成編,所以我覺得這一點是我們民法典一個很大的創新。
    第二個創新是關于土地的問題
    我們知道,制定《物權法》的時候,我們只提了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但并沒有在耕地上提出現在的“三權分立”的概念。土地承包經營權當然要規定,因為這是我們40年來改革創新的重要突破;但是中國土地的問題顯然不能僅僅止于一家一戶幾畝地,仍然是占中國人口50%的農民來耕地。
    現代化必然要走集約化,必然要走土地集中經營,必然要走現代化的道路,必然要把農業人口從50%降到20%、10%,甚至像有些國家那樣降到不到10%,這樣才能實現土地集中的現代化。
現在我們的草案除了土地所有權、土地承包經營權,還提出了土地經營權,這就為我們將來土地的現代化、集約化提供了有利的基礎。
    現在對于土地經營權的性質,民法學界還有很大的爭論:有的說這是派生的,是土地承包經營權派生出來的一種權利;也有人認為這是一種獨立的權利,而不僅僅是從土地承包經營權派生出來的一種派生權利。
    這些問題值得學者和實務工作者進行研究。我們在修改草案里面寫得還比較簡單,其實這部分內容是很豐富的,涉及中國的現代化進程的這些問題都有待我們去深入探討。
    第三個創新就是物權編里增加了居住權
    居住權是一種人役權——我們在原有的物權法里面增加了地役權,現在又增加了人役權。居住權在羅馬法和法國民法典里面都有規定,但是后來一些國家的法律很少談到。
    中國政法大學79級學生曾討論過一個案例:一個老華僑從海外歸來,他在廣州中心有一座很好的別墅,他的兒子對他不算孝順,他的女兒對他很好。這個老華僑還有點封建思想,認為把房產過給了女兒就等于給了外姓人,給了兒子就算是自己人,于是他立遺囑——我死后這個房子歸女兒永久居住,但是所有權歸兒子。
    當時我和學生討論這樣的遺囑是否合法,我認為應該承認這份遺囑的法律效力,當時就有了一個把所有權給兒子,把永久居住權給女兒的繼承模式。
    今天我們終于把居住權寫進了法典里面,而且是用物權來保護,不是債權。在這樣重要的法典里對居住權的確定,應該說有很大的意義。今天我們面臨著房屋比較緊張的問題,有些弱勢的群體沒有房子住,但是有房子的人愿意給這些弱勢群體更多的幫助,給他們居住權,并且上升到物權法來加以保護,這應該是社會進步的一大表現,這也是很值得我們贊賞的。
    最后,還有一些很大的進步
    比如,在合同編里加了合伙合同,這就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因為我們現在只有合伙企業法,而合伙的前提首先是合同,既可以不以經營為目的,也可以不以企業形式來出現,所以這些問題都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同時,在擔保方面也有新的創建,把物的擔保方面寫進了物權編;在人保方面,我們就面臨著保證合同的地位問題,把保證合同單獨作為合同的形態也是非常必要的。
    總體來說,我覺得我們的民法典已經進入了成熟的階段,按照立法的話說“時間到了這般的時候,一些問題也就大致可以定型了”,所以我認為,民法典草案在兩年之內來完成還是大有希望的。
    作者:江平(著名法學家,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

(集團風險管理部供稿)

誠聘英才 | 屬下網站 | 網站地圖 | 友情鏈接 |




  Copyright ? 2015 gzti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粵ICP備09048296-2號(ICP備案可在工信部網站查詢)
            
银狼电子游戏